代理商眼中的本土彩妆品牌TOP5

洗涤化妆品热点2019-01-11 05:21:15

“卡姿兰最早做眼妆,玛丽黛佳也是做睫毛膏的,这两年做眼线水墨多一点;兰瑟最早做技术先锋,现在做睫毛膏,然后巧迪尚惠做底妆;凯芙兰也是做底妆的。卡婷今年4月着力做CC霜前,也是做睫毛膏,一个浓密,一个纤长”,郑州美健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曲腾起这样盘点道。几乎每一个国产彩妆品牌成名之时,也是其明星单品、代表作品冒尖之际。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代理商和店老板对外介绍自家经营品牌时,先后顺序也就是他心目中排名的一二三。尤其是为数不多的那么几个彩妆牌子,或从自身营业额、销售情况多少,或从顾客对品牌喜爱度、品质反馈的角度,或者从发展前景纵向来看,总之,每一位经销商的心中,都有一个彩妆品牌排行榜。


究竟有哪些品牌,可以位居他们心目中的NO.5?这些名列前茅者又是靠什么挺近“排行榜”呢?位居第一者对于厂商有何借鉴和启示,于经销商有何种意义?


《洗涤化妆品周报》记者试图采访了上游厂商代表、中间代理商和终端店老板,分享他们的排行榜,倾听他们的声音。河南堂之集团总经理唐玮认为,一个品牌不可能单靠几个区域做好就能打响,品牌应该是全国性的品牌。铸就一个品牌成功,一定是渠道涉及广、网点覆盖率较高、营业规模大等这些共同因素促成。


主攻豫中南县级市场的曲腾起则表示,一个地方的顾客群对品牌的喜爱度和口碑,很大程度影响了品牌的排名。而作为韩粉世家当家人的柴秋梅明确表示,庞大的中国市场留给品牌的机会巨大,但缺少一个推动彩妆广泛普及的品牌。从这一角度来讲,品牌排行榜NO.5是作为行业媒体,携手业内人士进行反思与鼓励并举的必要行动。


唐玮:二“兰”排首位


毋庸置疑,一个彩妆品牌得以在某区域运营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经销商团队的发力情况,然而要想取得全国性的成功,则要依靠品牌方与合作伙伴在管理、执行上相辅相成,合作同心、配合默契。


这也是堂之集团经营彩妆的重要经验,唐玮认为,“厂家最重要的,是对我们做引导和管理,检查和指标考核。厂家首先给一个方向,再给目标,再来进行检查,再来跟进、指导。我觉得大家是一个分工不同、进行合作的团队,因为有执行就有管理,管理是为执行服务。没有管理的执行,就没有结果。”


具体而言,厂家负责做整体市场规划,与代理商讨论、分析网点布局和挖掘情况,代理商将指标列出后,厂家按照时间节点定期盘查、督促下边完成情况,面临困难时积极反馈、共同想办法出对策,再促进,就这样形成有规律的自我检查,以此双方达成良好的合作与配合。她补充说道:“(做一个品牌的心态)是要跟着厂家的思路在走,更多把自己当成品牌的执行者,心无旁骛、全力以赴。”


尽管唐玮是就堂之所经营的具体品牌而论,底气十足,但还是在清点国内彩妆市场国际品牌和国内品牌的排名时,分别表现出顺手拈来和有些绞尽脑汁的差别,因为可供提点的国产彩妆也就那么多。


唐玮认为,值得说道说道的,就有卡姿兰、凯芙兰、兰瑟、玛丽黛佳、巧迪尚惠这五个国产品牌,而在不分国别的排行榜上,国产彩妆无一上榜,这就包括美宝莲,在部分渠道做得不错的爱丽,商超表现良好的红地球,以及在商场、CS渠道表现可以的蜜丝佛陀。而这些衡量标准,可以统归为网店占有率、营业额、用户口碑和发展潜力,综合考虑而论。


以堂之公司经营品牌“二兰”(卡姿兰和凯芙兰)为例,唐玮认为二者之所以排在首位还是在以数据说话,营业额总之还是第一指标,“从营业规模上讲我们集团第一;从渠道占有率,我们CS、百货超市都在做,包括屈臣氏,我们渠道涉及率最全;我们的网点覆盖率也比较全。”但出于对品牌方负责,减少不必要的争议,唐玮并没有透露一些具体数据。


曲腾起:玛丽黛佳+二“兰”


曲腾起将玛丽黛佳列在第一位,紧随其后的是卡姿兰、兰瑟、巧迪尚惠,首要标准也是以各品牌的回款情况,据介绍,去年河南市场的代理商为玛丽黛佳回款3000多万,与卡姿兰不相上下。曲腾起表示,玛丽黛佳之所以更胜一筹的是,对方品牌商在产品关注度上比较高、产品上下功夫较大,在终端网点顾客点单情况比较多。卡姿兰因为有更大的广告投入、明星代言,在顾客知名度、产品时尚性上表现更好。


事实上,曲腾起从去年开始运作波儿彩妆,今年3月正式接手卡婷,都并不足以与榜单中品牌抗衡。他认为,无论是筛选新品牌,还是评价一个老品牌,最重要的三点就是:其一,可靠的产品品质;其二,厂家具有清晰的动销思路,包括如何做活动、新品推广更接地气;其三是品牌方的长远规划,最好要有自己的工厂,表现为出新品能力、对时尚度的把控,等等。


他认为,彩妆越来越会受到日化店的重视和欢迎,以体验和服务为突破点,来应对其他渠道的冲击,未来彩妆销售占比30%-40%将成为常态。对彩妆的经营,曲腾起有一套自己的想法。


首先是依靠明星单品、爆款,为顾客对品牌认知快速打开第一扇大门,例如卡婷4月份推出CC霜;其次,在条形码管理、货存上,遵循“二八定律”,因为较为成熟的品牌一般有150个SKU,其中卖得好的就占20%,即便是全线代理,可选择对这一部分货物多淘一些。再者,推选明星单品做终端动销,这款单品必须要在产品品质上下功夫,达到同行业第一水平;动销上,厂方不仅要对中下游人员加大教育、培训,并且要让其看到可观的利润,加强配合度。


毫无疑问,中国彩妆市场存在的巨大市场前景有目共睹。即便如此,陕西省神木县的王麻子美妆连锁预计今年彩妆销售占比从去年的15%左右跌至10%,而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一个例子。唐玮直言,在省会城市,化妆的女孩比比皆是,地级市又少一些,县城里会更少,乡镇会更少。因而以本土彩妆品牌领衔的中国市场,还需要一个漫长的教育过程。


她提出,将互联网思维融入品牌动销和大型活动中,以消费者为需求为导向,蹲下去与顾客直接地地互动,将收集到的信息实实在在地利用起来,让业内人士在未来方向和判断上,做出更准确的决策,更接地气。在彩妆教育上,将会化妆、不会化的女孩纳入接受范围,改变国人狭隘的美丽观——美丽与年龄无关,将年龄层拓宽,让女性优雅地美丽中老去,让更多女性形成良好的化妆习惯。唐玮感慨说,这是中国彩妆人的使命。


《洗涤化妆品周报》记者 赵晓琴


--------------------萌萌的分割线----------------

喜欢探讨微营销、微商的朋友可加主编微信:wsjf18588829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