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士也风流,来看看魏晋时代的男人如何护肤、打底和上妆

时尚先生2018-12-24 22:15:13





化妆这件事儿总会被狭隘地认为是女人的专利。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当代男人是,古代男人也如此。尤其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男人对外貌的追求已经登峰造极,不化妆都不好意思出门。来看看古代男子如何护肤、打底和上妆。



护肤打底

每个爱化妆的人一定都非常注重护肤。古代男子最爱用的护肤类化妆品是面脂和口脂,功效类似于现代人使用的面霜和润唇膏。


琼玉膏面脂

古人最注重的是肤色,而面脂是最为关键的保养品。面脂,用来润面的油脂,一般来自动物的身体,比如,牛的骨髓。北魏的贾思勰在《齐民要术·种红蓝花栀子》里写道:“合面脂法:用牛髓。”

除了可以保养皮肤,面脂还能让皮肤有光泽,显得人有精神。为了让面色更加红润,古人还会“吸毒”。《世说新语》里,何晏说:“服五石散,非唯治病,亦觉神明开朗。”原作药用的五石散,服用后会让人全身发热,短期内能迷惑人心,类似于毒品。


桂花吻口脂

古代男子使用的口脂,一般都是无色唇脂,用动物油脂、矿物蜡和各种香料制成,如羊脂、麝香、甘松香、乌麻油等。《外台秘要》中详细介绍了口脂的多种配方和香型。

魏晋时期,口脂是上层社会男性化妆的必备之物。它最重要功能就是滋润双唇,防止口裂,除此还能让双唇显得更有光泽。

在唐代,每逢腊日,皇帝就会给官吏们尤其是戍边将官送面脂和口脂,容器用玉和银做成,“腊日赐宴及赐口脂面药,以翠管银罂盛之”,以此慰劳他们。

唐高宗每次都会把中尚署上贡的口脂、面脂等,挑一些赐给他非常器重的“北门学士”。这些学士经常和皇帝一起批阅朝廷奏章,决定朝廷大事。看来,这些护肤品对当时的达官显贵来说,还是相当适用的。

张居正


明代万历年间的内阁首辅张居正就是出了名的爱化妆,尤其爱用护肤品。《万历野获编》里的“士大夫华整”记录,张居正府上“膏泽脂香,早暮递进”。早晚都要用护肤品,这和现代人的护肤节奏相当一致。

熏衣、剃面

熏衣,功效类似于喷香水,就是在香炉或者熏笼里点燃香料,把衣服熏香。这些香料不仅奇香无比,还非常名贵,都是从西域南海诸国进口的,比如甘松香、苏合香、安息香、郁金香等。后来,熏衣演变成了佩戴香囊。


熏香炉

熏香的香味相当持久。即便是熏香的炉子灭了,香味还是数日不散。《太平御览·服用五·香炉》里就有记载,荀彧到别人家做客,“坐处三日香”。这可比喷了多少香水还管用。

不过,这么奢侈的香料,遇到准备大兴天下的主政者,就完蛋了。曹操曾发布一道禁令,禁止烧香、熏香,“昔天下初定,吾便禁家内不得香薰。令复禁,不得烧香!其以香藏衣着身,亦不得!”即便如此,熏香还是禁不住,士人佩带香囊仍然非常普遍,东晋名将谢玄年轻的时候就“好佩紫罗香囊”。


美男子潘安过市

剃面,俗称刮胡子。在古代,公认的美男子形象是“白面清癯,面有微须”。这相当考验“剃面”的手艺——如何才能既把脸上的胡须和汗毛刮干净,又恰到好处地留一点“微须”。

汉乐府《陌上桑》中,美女秦罗敷断然拒绝了前来殷勤探问的使君,理由是自己已经有一个足够好的夫君。她这样夸赞夫君的美貌:“为人洁白皙,鬑鬑颇有须。”


白白净净的脸,再带点小胡子,这几乎是美男子的标配。


傅粉施朱


古代美男标准

古代美男子的首要标准就是皮肤白,最好能达到“肤色白皙,宛如珠玉”的程度。白不仅能遮百丑,还能让人生出爱怜之心。汉朝的美男子张苍违法被判死刑,行刑日全身赤裸趴在砧板上。监斩官王陵一看,张苍身材高大魁梧,全身皮肤白皙润泽,这样的美男子死了就太可惜了,于是请求刘邦宽大处理。张苍大难不死,最后成了西汉丞相。

但东方人肤色本来就是黄的,要想变白,只能通过涂粉来实现了。傅粉,即敷粉,从现代角度看就是打粉底。最古老的妆粉有两种成分,一种是用米粉研碎做的,另一种是把白铅化成糊状,俗称“胡粉”,也叫“铅华”。

美男子除了皮肤要白,还要“面若桃花”。白里透红,就成了古代男子化妆最极致的追求。傅粉施朱,通俗地讲就是涂上白粉底,再抹点胭脂,相当于打了腮红。


何晏

三国时魏国尚书何晏非常爱美,不化妆不出门,素有“敷粉何郎”之称。史书上记载他:“粉白不去手,行步顾影。”成天揣着化妆品补妆,时时刻刻关注着自己的妆容,爱美程度和今天那些吃个饭要补几次妆的女人简直不相上下。

不过,何晏本身就是个美男子,《世说新语·容止》里写他“美姿仪,面至白”。到底有多白呢,魏文帝曹丕也想知道,他认为一定是何晏涂了粉的缘故。为了检测他到底有没有化妆,曹丕在一个大热天里把他叫到跟前,赐他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片汤。何晏当场吃得大汗淋漓,一边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汗。让曹丕意料不到的是,何晏一点粉都没有掉,皮肤还更加白里透红了——谁知道这个何晏到底涂了什么粉,又或者他早就猜到了曹丕的心思。


曹植

在京剧里,曹操那张煞白的脸谱也不是空穴来风。三国时,敷粉竟是曹氏的“家风”,不论是曹姓族人,还是曹家快婿,都爱敷粉。曹操的儿子曹植也是爱美之人。《魏志·王粲传》里记载,曹植非常敬佩的邯郸淳第一次去拜访曹植时,曹植刚洗完澡。尽管他非常迫切地想和邯郸淳大聊特聊,但这个粉不离面的人,为了敷粉,让他尊敬的客人在大堂里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

其实,古代男子化妆还是有相当大的争议。北齐的颜之推强烈抨击化妆的贵族子弟,在《颜氏家训》中说:“梁朝全盛之时,贵族子弟,不学无术……无不熏衣剃面,敷粉施朱。”到了武则天时代,对男子化妆的抨击愈发强烈,“油头粉面”成了对男子化妆的贬称。


如今,时代氛围宽容,你怎么化妆都行。无论如何,我们相信Esquire的读者全球最帅。

编辑/钱杨 文/李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