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精油或成为抗生素更好的替代品!

刘千瑜精油配方师2019-11-09 11:47:06

本文转载自:芳療大師/多明尼克.柏杜

在國際論壇上的演講實錄

《芳療是神話還是現實?》

 

大家好!歡迎來到芳香世界!

20多年前,當我和一些科學家談起芳香療法的時候。他們說:用香味來治療,看起來不錯。只有相信才能有效吧!我意識到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大家把我們當成了巫師。因此我今天的演講的題目為:芳香療法是神話還是現實?大家根據我的演講去判斷吧。為了力求客觀,我儘量從精油的生物化學、科學角度去分析,幫助大家能清晰的認識到它們的潛能。




首先,我先給芳香療法下一個定義:科學、醫學芳療是指使用從芳香植物中萃取的精油,用來預防和治療疾病病症或調整人與動物狀態的科學。它可以作為輔助醫療手段,也可以單獨應用。這裏講的芳香療法,不是人為的芳香療法。是關於科學、醫學芳療的定義。主要講什麼呢?


主要講精油的使用,不是任意的精油,而是帶有CT類型標識的精油。這種精油包含的主要化學分子和它們在精油裏的含量、比例已經被各種分析手段充分驗證。即每一種精油都有它的身份證,其中包含主要含有的化學分子、比例、功效等資訊。我還講萃取精油的芳香植物,其實芳香療法是植物療法的一個分支。有一小部份植物,是能夠提取精油的植物。現在全世界有一百萬餘種植物,其中只有不到1%的植物能夠萃取精油




當我們說到應用的時候,首先要說預防,預防是最好的醫療手段!同時精油也可以用於治療。大家看,其實芳療的應用領域時非常廣泛的。芳療作為一種輔助醫療手段時,它並不排斥其他的醫療方式,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在你們的日常實踐中,一直把芳療作為一種輔助手段的。其實,在很多領域,芳療也是一種並列的治療選項,儘管如此,我還是要客觀,不能陷入芳療無所不能的陷阱,患者有權去選擇他希望的治療方式,其中包括芳療。不管是輔助手段還是並列治療手段,芳療都可以用在治療臨終關懷上,在應用中不能只關注病症的表現,而一葉障目不見森林。還需要清楚的瞭解病症產生的原因和環境。這也是希波克拉底強調的整體療法,芳療可以達到這樣整體治療的效果。


都有哪些方式呢?

我們可以採用的精油導入方式有:口服、直腸導入、陰道導入、鼻腔導入、耳道導入、皮膚塗抹等等。精油對皮膚具有非常高的滲透性,在這裏我還想提醒大家,皮膚和神經系統都是胚胎的外胚層發育而來的,所以皮膚也是我們情感表達的器官,所以精油可以用在皮膚上,穿透皮膚同時觸及靈魂,對所有的生靈都有效!當然包括人類,也包括我們的寵物。精油在傳染病學的應用上也是非常有效的,以至於具有抗藥性的金色葡萄球菌都可以被某些精油摧毀

我能證明嗎?當然了!




大家知道抗菌素敏感試驗吧?即在實驗室臨床驗證抗生素對細菌的殺滅作用試驗。我們也有精油抗菌敏感試驗。諸如此類的精油抗菌有效性試驗報告已經發表成百上千了,這裏有一項關於7種精油主要成分和他們抗細菌作用的研究報告。這是普羅芳實驗室負責人,也是我們的精油生化研究專家做的報告,我也曾在摩洛哥科學院做過類似的研究。如果你問我們發明了什麼?


說實話,沒有任何新的發明!精油成分具有的抗細菌感染作用已經存在幾千年了!其中抗菌能力最強的一種精油,就是中國的肉桂,寫入了世界上很多國家最早的藥典。比如中國藥典,比我們早了兩千多年!所以這根本不是我們的發明!我們只不過是驗證了他們的功效。給予他們早就應該有的地位!


這些事關於精油抗細菌的說明。關於它們抗病毒的作用,我有同樣多的研究證明,看看現在化學工業給我們推薦的產品,我們完全可以驕傲,我們有很好的抗真菌的精油,很好的抗寄生蟲的精油。也就是說不管哪種感染,我都有辦法來解決!




另外,精油在其他領域也非常有效,比如抗痙攣。精油可以有效的抗痙攣病祛除因此帶來的疼痛。研究證明歐薄荷就可以有效的抗痙攣。比利時有一種藥,成份只有歐薄荷,功效上注明:抗痙攣。這就是證明。另外一個例子:沉香醇和乙酸沉香脂的抗感染作用,大家不瞭解這兩種化學分子,沒有關係,大家也沒有必要瞭解他們,我想說的是這兩種化學分子占了真實薰衣草或超級雜薰衣草或苦橙葉精油成分的80%以上,毫無疑問,這些精油具有的酯類成分可以有效的抗感染。不管感染的部位是在皮膚表面,消化道還是其他地方,使用起來都很方便。直接將精油塗在皮膚感染的部位或其他感染的地方即可。就這些了嗎?不,治療疼痛方面也很有效。怎麼治療呢?


因為有些精油具有麻醉的作用,比如丁香花苞裏含有丁香酚,讓你走進牙科醫生辦公室的時候,你有沒有聞到丁香花苞的氣味呢?牙醫很開心,丁香花苞裏含有的丁香酚具有非常強大的抗感染、麻醉的作用。給病人拔牙的時候會減輕疼痛。其實止痛有很多選擇。比如歐薄荷或美洲野薄荷,都含有薄荷醇。當你往皮膚上塗歐薄荷的時候會有清涼的感覺,薄荷醇同時麻醉了皮膚特痛的感覺。另外有關節痛或其他腫痛的時候也可以使用。另外有關關節痛或其他腫痛的時候,也可以使用。




對於走到生命最後一刻的病患護理來說,通過精油浴對病人使用精油是一種很好的方法。熱水霧化精油,芳香分子通過嗅覺接收器傳導到人的大腦中樞,進入人的記憶。這是患者本人無法阻止的,嗅覺和人的呼吸系統是緊密相連的。人剛出生甚至在胚胎時一直到去世,人類的嗅覺始終運轉從來不會休息。也就是說病患吸入周圍芬芳味道非常重要。如果有人對嗅覺療法有疑問,我建議他假期去讀一下《香水》(作者Patrick Suskind),這本小說被翻譯成 27 種語言,發行了幾百萬本,讀後你會理解,芳香會帶你到另外一個世界。


在座的各位可能會奇怪,有如此多的民族在臨終關懷上用到精油。這裏我舉一個例子:在澳大利亞,的確有茶樹、尤加利、山雞椒等等很多精油。芳香療法作為輔助療法或和主流醫學並行的療法吸引了很多的民族。


再說說日本,18 年來我每年都會去日本講學,每次講4 天,在東京、大阪、名古屋等。每次我都說:我不是空講的,你們先去嘗試,然後說效果。今天我希望能通過我的演講打開大家的思路。不管是批評也好、好奇也好,不要把這些純天然的藥用物質放在一邊,或許您最後會說這些物質是醫學的未來


為了讓大家明白,我不是在攻擊現代的化學制藥業,我這裏有一份研究報告,清楚的指明了精油抗感染和抗生學可以完美的結合。世界衛生組織指出:精油或是抗生素更好的替代品,到2030年很多的抗生素會對一些細菌束手無策,這是展現在我面前的一個更廣闊的領域!


通過我今天簡短的介紹,大家自己判斷:芳療是神話還是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