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旅行留香 | 从巴黎到香港,从绿意自然到时髦清朗

张朴好时光2018-12-05 17:08:21

Does a forest have a soul? 

好的酒店备品唤醒了自然的灵魂……



熟悉“好时光”的朋友都知道,我非常在意酒店的洗浴用品——备品(amenities)如此重要。它是埋在记忆深处的独特味道,好的备品让酒店的入住体验锦上添花,或增加灵性,或摇曳生姿。2017年尾声,总结今年让我回味悠长的酒店备品和旅行香味!




bamford

出没地:Le Bristol Paris



九月去法国干邑参加轩尼诗集团的活动,在巴黎有机会入住Le Bristol。这家巴黎奢华酒店因为伍迪·艾伦在此拍摄了《午夜巴黎》,更加声名大噪。



吸引我的当然不仅仅因为我是伍迪·艾伦的影迷。Le Bristol更像是大家闺秀,非常安静,从不炫耀自己的娇贵和奢华。入住之后,才能体会这份优雅细腻,有点“中产阶级圣经”的味道。


写道Le Bristol,

就忍不住回看当时我在Ins上分享的照片


当打开绿色的酒店备品bamford(Le Bristol给我的印象,也好像是带着一种绿意),我瞬间被这种清爽又深入神经末梢的味道吸引。



bamford是来自英国的奢华身体护理品牌。由英国贵族 Carole Bamford女爵士创立,bamford完美演绎了创办人对于自然,有机的理解,每一个系列都展现了这个家族企业的生活品味。从网站了解,bamford在伦敦不远处的Kingham拥有有机农场和Spa,结合了理疗,有机餐厅,身体护理产品,全面展现了bamford推崇的哲学理念。下次去伦敦,不妨造访位于Kingham的Daylesford庄园,去bamford感受田园风光,来一次身心净化的旅程。


Kingham有机农场和bamford的Spa


位于Kingham的Daylesford庄园


巴黎Le Britol的绿色天竺葵系列洗浴品,给我宁静,自然,非常幸福的感觉。我后悔没有让酒店多送我一份备品带回家慢慢享用。难怪伍迪·艾伦要把主角们下榻的酒店安排在这家啊!



明年开始,位于香港的The Upper House(奕居)将更换备品,使用bamford,不用远走巴黎,也可在香港的酒店拥抱这份天然美好。




Buly 1803

出没地:Hôtel de Crillon, A Rosewood Hotel(巴黎瑰丽酒店)


瑰丽新血一注,让巴黎传奇酒店Crillon焕彩重生



同样是因为九月参加轩尼诗的活动,错过了入住巴黎瑰丽酒店的机会(工作日程撞车,撞得我心痛!),希望新一年可以补上这个遗憾!但不妨碍我收藏了Hôtel de Crillon的备品:Buly 1803!


Buly 1803 备品


我的一位伦敦老友,要我从巴黎给她带的手信只有一支Buly 1803手霜。光是为了Buly 1803,巴黎瑰丽就是必须要刷的酒店。1803年,Jean-Vincent Bully(店名曾是Bully)这位18世纪以制作香水以及香味醋所闻名的巴黎蒸馏师、调香师,受到巴尔扎克《人间喜剧》里César Birotteau的灵感激发,制作出了一系列风靡而畅销的香水及美容品,创立了Bully药妆店



如今,设计师和调香师Ramdane Touhami将这个古老贵族品牌更名为Buly 1803,仿照Bully老店模样,在巴黎的波拿巴街6号重现这家美容药房的历史华贵(这和瑰丽让Hôtel de Crillon重生的佳话不谋而合)。 来到店内,由时尚设计师Victoire de Taillac和Ramdane Touhami亲自操刀的这间药妆店变成了奇妙的童话世界,店中的装修风格独一无二:胡桃木制的特色柜台、精美绝伦的木雕穹顶,托斯卡纳运来的石头铺满了地面。在这里你会着迷于与店员们聊天——他们非常了解其中的原料与每一种香味的混制。



出现在巴黎瑰丽酒店中的Buly 1803,包装精巧,继续给人贵族般的享受。我着迷于瑰丽的这份烂漫。瑰丽果然是品味集成者,也懂得如何在巴黎竞争激烈的酒店行业中凭借巴黎气质吸引人心。瓶身的古画带我穿越时间长廊,徘徊于巴黎的博物馆。



这套备品看来成了“贡品”,被放入我的收藏柜,从细闻到观赏,都优美!





Sodashi

出没地:香港置地文华东方酒店


我第一次遇到Sodashi这个来自澳洲的洗浴品牌,就被它的味道迷住。Sodashi相当低调,比起他的老乡Aesop和Appelles简直太小众了。今年在香港置地文华东方用过之后,就想把自家的洗浴品换成这个牌子了。Sodashi萃取自植物、满含自然芳香的精油从瓶口流淌出来,瞬间让人读懂了品牌名Sodashi(在梵文中代表“彻底、纯净、容光焕发”)的意义。



Sodashi为香港置地文华东方exclusively打造的绿色包装真是让人心情爽然!而放置于香港置地MO的Sodashi,味道有点东南亚的感觉,但却异常舒缓人心,有点瞬间解乏的效果——这是我喜爱这个备品的原因。其实在香港置地MO,豪华套房采用的备品是英国的Jo Malone,反而为普通房型配备的Sodashi更得我心!


香港置地文华东方,我一见如故


不过,要买到Sodashi的产品并不容易,根据我的朋友樊森介绍:它并没有像Aesop那样打造品牌精品店,也不乐意进驻商场专柜,在马尔代夫、米兰等多地四季酒店的Spa中心陈列架上有其通体黑色包装出没。除了香港置地文化东方,Sodashi应该是四季酒店Spa最钟爱的拍档吧。另外,在曼谷最幻美避世的The Siam饭店也有一座由Sodashi运作的Spa。





Château Marmont, Hollywood



这家位于洛杉矶西好莱坞的酒店我并没去住过,但今年因为美国朋友直接把这家酒店的身体乳送我,还给了我它家的香氛蜡烛,试过之后,我就对这家酒店充满好奇。



虽然,Château Marmont以好莱坞明星扎堆成为一种传奇(传奇诸如:当年“大门”乐队主唱Jim Morrison也在这家酒店的泳池边留下侧影),但是白色的乳液,从瓶身,字体设计到味道都是我喜欢的。非常清透,没有那份“名利场”的娇柔浮华之感,反而让我觉得有家的氛围萦绕其间。



赠送给客人的橘色香氛蜡烛,在外形上并不抢眼,但点上之后,让人觉得柔软细腻,带有一丝浪漫和甜软,但绝非那种甜腻的甜,似乎是初春将至,神情天真。 我主观认为,住进Château Marmont的好莱坞明星们,内心有伤,闻过这些不矫饰的备品味道,也许能疗伤,远离尘嚣。





C.O. Bigelow漱口水

出没地:三亚保利瑰丽酒店


C.O. Bigelow是来自纽约的百年药妆品牌。刚开业的三亚保利瑰丽酒店为住客提供的漱口水就来自C.O. Bigelow。蓝色的漱口水,采用薄荷口味,入口提神,好像故意和三亚Rosewood酒店的碧蓝泳池呼应。



C.O.Bigelow的创始人老马丁在1838年纽约格林威治村开了一家小药局。除了平日帮街坊邻居配药之外,他所调制的“柠檬油身体乳霜”深受主妇们的喜爱。C.O. Bigelow的药师在百年的发展历程中推出一系列的保养品,自然、温和又有效。C.O. Bigelow成为纽约名媛淑女的最爱,也是全美最资深的保养品牌之一。 抵达三亚的Rosewood,别忘了使用这款纽约的漱口水哦!


三亚Rosewood的蓝




Alila Living

出没地:巴厘岛Alila酒店


Alila Villas Uluwatu的著名“凉亭”


去年夏天去巴厘岛住过两家Alila酒店(Alila Villas Uluwatu、Alila Seminyak Bali),入住的时候,酷热难当,酒店送上的冰冻的喷雾一喷,即刻感到凉意无比。Alila酒店的自产备品,尤其是保湿喷雾,带有柑橘香味的防蚊虫乳液,以及保湿牛奶身体乳,适合不同场合,十分好用。我离开酒店的时候,专程找客房服务部给我多一份备品带回家。


Alila Seminyak故意保留的寺庙


和Alila贯彻的极简,现代,富有设计感的酒店风格一致,黑色包装的备品也透露着一种神秘感,引人遐思。我非常喜欢巴厘岛Alila备品的味道,今年再让去巴厘岛旅行的同学带回这支body milk润肤乳,有香茅,柠檬与薰衣草的味道,采用依兰花精油,具有镇静作用,非常适合在热带旅行的人使用。





Thai Chamanard

出没地:丽江悦榕庄酒店



悦榕庄自家的备品品牌非常好用,不同的悦榕庄使用的味道有区别。根据黄色,绿色,粉色来区别味道,入住丽江悦榕庄,来自泰国的姹梦娜(Chamanard)绿色body lotion,气味清雅,混合了东南亚精油质地,让人神经放松。乳木果,甜杏仁油,以及从黄瓜萃取的原料,让这瓶绿色的body lotion给人自然爽目的印象。



我觉得即便是在冬天使用这款绿色的悦榕庄润肤乳也非常温暖,让人预见春天的来临。喜欢的话,就去悦榕庄的悦榕阁商场买一瓶回家慢慢享用!




Ortigia

出没地:三亚文华东方酒店


上月带父母去三亚旅行,父母第一次的文华东方体验是在三亚MO完成的!当他们站在海角轩餐厅旖旎的海边,赞叹这一方典雅柔情,又私密安怀的酒店景色的时候,我亦再次拥有了和Ortigia亲密接触的机会。


海角轩的美景是三亚MO的标志之一


不得不佩服文华东方各家酒店选择备品的品味。Ortigia来自意大利的西西里岛,融合着地中海的热情,深沉以及一丝意大利式的华丽奢华。三亚文华东方酒店使用了Ortigia的基础洗护系列,在浓郁的香气中散发出一丝热带岛屿的度假气息。



使用这款备品,让人遥想6月空中飘满橘花香,7月青杏点点丰收在望,散发天然的植物芬芳意境。当然,我还喜爱它的包装,热带植物logo可爱又浓密,那感觉似乎就是三亚文华东方酒店海边的落日印记,挥之不去!


步入三亚文华东方总有一丝静谧情绪萦绕心头


和父母再次旅行,徜徉在三亚文华东方酒店的草坪上,品尝粤菜大师的点心,吃海鲜烧烤,澳洲生蚝,日子艳丽,但又温情脉脉。我带父母去了我最喜欢的三亚MO之景点,包括在海边的摇椅上看日落,徜徉在灰色别墅楼宇间,以及清晨在泳池旁的草坪边开始晨练。



当二老倚靠在阳台上,棕榈潺潺的三亚文华东方成为一个柔美避世的居所,收纳着一份温婉绵长的亲情道白。



离开三亚的一日,落雨,从三亚MO的日落吧望出去的三亚文华东方分外迷离,有着格外清丽的姿态,是我难得一见的三亚景观。和三亚MO的好朋友们聊天,聊旅行,聊备品,聊到2018值得期待的MO,我发现三亚MO的扇子手信已经更新,不变的依然是经营快十年的三亚MO,温婉的情结。



这份情结从我两次踏入三亚MO的瞬间开始流淌,从那些我熟悉的MO式服务,笑容,问好的方式,到备品的选择,都可以细数从头,将父母和我在三亚MO的旅行记忆点亮。





其实还有一些酒店备品的味道也难忘:巴黎文华东方酒店使用了法式标签品牌:Diptyque。上海建业里嘉佩乐酒店选用黄色系列的意大利品牌AQUA DI PARMA镇店,浓郁不已。今年住过的香港设计酒店Tuve,用了Le Labo的Santal 33:小豆蔻,鸢尾,紫罗兰,皮革,纸莎草,降龙涎醚,澳洲檀木,雪松——真是淡而远,很Tuve的心曲。


Le Labo:现代香氛世界的冷感工业实验室

——我给它的tag好多


Santal 33的香水则是一派阁楼里的故纸堆感觉,空气中充斥着老书架、旧皮椅和泛黄书页所散发的粉感木质味道,是爱书人记忆中的一抹暖色。



我私心多么希望Maison Margiela也和酒店合作一款备品啊!


跌入这家安特卫普的香水店,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盒子(2015年10月)


旅行,有时候就是为了这些内心存在的味道,就像我2015年10月,从马耳他返回比利时,又去安特卫普买嘢。除咗去Dries Van Noten买心爱的嘢,更爱去香氛店,香水店流连。



在安特卫普一家几代传人的香水店,遇到第四代传人,这位安特卫普小伙为我普及了香水知识,为我介绍丘吉尔使用的香水品牌。



在这家店,我第一次买了瑞典香水Byredo,这款叫做Bal d'Afrique (舞动非洲),灵感来源于1920年代末璀璨精致的巴黎,前调佛手柑,后调的摩洛哥雪松陪伴我去了很多旅行目的地。



今年九月在巴黎寻遍所有的Maison Margiela店,只为找到这款Jazz Club,它的味道如此“我”,售罄错过成为今年的一个小遗憾。



不过,却在Colette买了Byredo这款“波西米亚”香氛蜡烛,我经常在写作的时候点上它,香味浓郁,朗姆酒混合了迷迭香,橡木苔后尾收场,百转千回。



想起这些味道,就想起在不同的旅行目的地兜转,在不同的酒店留香,是轻盈曼妙的流年好时光。


注重酒店的香味,善于塑造室内氛围,历来就是很多大牌酒店的杀手锏。去年我住过巴黎的Le Meurice,除了使用伦敦贵族备品:Penhaligon,还有酒店自制的香氛蜡烛奉上,专供喜欢“矫揉造作”的我使用!国内酒店也开始效仿。今季,成都尼依格罗酒店(Niccolo Chengdu)就制作了自家香氛蜡烛作为赠品送给宾客。这款小型蜡烛适合旅途携带,黑色瓶身低调神秘,味道温暖雅然,给人时髦精致印象。



说了那么多,2017年,哪些香水和旅行的味道,还有酒店的备品让你念念不忘?留言和我分享吧!


撰文 / 编辑:张朴

摄影:备品、酒店、旅行摄影:张朴 其余图片均来自网络


新浪微博:@Blonde小朴时态

微信平台ID:je_suis_zhangpu


张朴,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BBC实习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仿佛,一场告别》


我们贪靓,我们爱住酒店:


碧人瑰丽,让人爱的何止这番迷人湛蓝

好花常开,好景常在,为魔都上海的摩登风华打Call

悦榕庄:总有一个浪漫长青的梦在等你

时光入怀,湖光山色藏仙骨 | 宁波柏悦酒店

缱绻灯光下,超越半世纪的风华已成典范 

它是唯一采用白金色扇子Logo的文华东方酒店

从西雅图到伦敦,狂野嬉皮的Ace Hotel

去三亚过生日,睡了三家最美酒店

达利:一幅画,一部电影,一家酒店

可可·香奈儿为什么情迷巴黎丽兹

巴厘岛奢华酒店 | 找回海岛的快乐与浪漫

柏林米赫尔伯格酒店:走路去全宇宙最酷的夜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