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就会爱上 ~ 我与精油 !

悦己香氛工作室2020-03-04 20:52:44


疗,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不因为自己,更因为可以看到人不一样的内在。


香气,


其实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


“你爱的要死要活的,我却嗤之以鼻。”


这种互相的不一致,在闺蜜、母女、情侣、夫妻之间十分常见。


也正是因为如此,生活中没有完全相似的两个人。


才有了这么多的生活乐趣,


也正因为如此的差异性,让我们学会了尊重与包容。




最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位美丽的女主播。


很遗憾我没有拍下她美丽的照片。


小巧精致的脸蛋儿,卷卷的头发,细细的手指,白皙的皮肤,这些是我对她的印象,像极了一个精致的洋娃娃。


来来往往好多小伙伴儿,她是最美丽的一个。


美丽却不妖娆,


因为她爱的是雪松精油。



雪松精油的香气,是木香中带着甜甜的感觉,略显沉稳,不张扬。


她指着雪松对我说:“我就要这个。”


我跟她说:“要不要再尝试一下其他精油?”


她摇摇头说:“我只要一个雪松,其它的我都不要,就喜欢它的香气。”


她用专一且坚定神态望着我。


我很少见到这么直接又坚定的人,对于雪松那么执着。


在精油芳疗中,通常是有两类人:


一类是特别喜欢某一种香气,做最容易的决定。


一类是好多香气都爱,摇摆不定,不知如何选择。


香气与人格特质往往相互呼应,芳疗就像在看人生百态一样,可以看到每个人丰富的内心世界。


对于一个执着的人来讲,内心是坚定而且有力量的。


我喜欢她这样的女孩,有自己的想法,并且坚持自己的想法。


像她这么独特的,的确很少。



我很喜欢研究香气与人格特质的话题。


在很久以前,对于精油的香气,很多我是不接受的。


或许你也是跟我一样,总是发现有很爱很爱的香气,却排斥那些自己不爱的东西,恨不得离得远远的。


爱的很用力,


远离的很彻底。




前两天听到有人在争论薛之谦的故事,一个人是薛之谦的忠实粉丝,爱的很,好的坏的她都知道,却仍然热爱他,追随他。


而另一个人,只是一个吃瓜群众,但在她的眼里,薛之谦曾经做过的那些错事,在她眼里都贴上了道德败坏的标签。


我觉得很有趣,


二十岁女孩的世界观还仍然是非黑即白,


三十岁女孩的世界观已经学会了包容、理解和尊重差异性,


十年的阅历,


成长如此巨大。


正如在精油香水的调香中,


薰衣草精油的香气其实并不那么讨喜,清新的草香中带着点点花香的感觉,对于很多人来讲,并不如印象中那么优雅美丽。


他们吸了一下,皱着眉头,噘着嘴,


所有的厌恶都写在了脸上。


闻到自己喜欢的,嘴角上扬,眼睛突然睁大,闪闪的,


喜爱之情,油然而露。


这些年,我也发现了自己的变化。


对于那些曾经自己不爱的香气,慢慢的也变得更能够去接纳。


对于那些曾经自己不能够理解和包容的东西,也在慢慢的学会理解和尊重。


其实,生活很有趣的。


正因为那些差异性,才有了如此趣味缤纷世界。



生活中存在各种各样的气味,小时候的雪花膏,糖果,月季花的香味,下过雨后的青草香,做家具时木头散发出的木质香气,长大后用的护肤品,香水,精油皂等等,在意识深处,精油就是香气的代称,是小资生活的表现形式而已。


最初认识精油是被气味吸引,随着学习的深入,渐渐被她神奇的治愈疗效折服,乳香,薰衣草,茶树,牛至,薄荷,柠檬,舒缓复方,乐活复方逐渐成了家庭小药箱的必备,不太严重的擦烫伤,乳香,薰衣草抹上基本解决;饱腹胃胀,饮酒不适,涂抹乐活复方很快就缓解;头痛就在百汇穴,太阳穴涂抹薄荷或者舒缓复方;扭伤涂抹舒缓复方,冬青,再涂上舒缓膏,几天就恢复了;感冒发烧嗓子疼,喝上几滴乳香,柠檬,茶树和保卫复方精油,两三天就基本好了;咳嗽有痰在一勺蜂蜜里滴上乳香,柠檬,薰衣草,迷迭香,薄荷,比止咳糖浆还管用,这样的例子还有许多,精油总是带给我们很多惊喜。


“精油是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精油不仅仅能疗愈身体还能安抚心灵,芳香疗法的终点就和所有宏伟深刻的学问一样,是要引领我们走进存在的本质,使人更了解这个世界,同时也得以重新认识自己。


精油不仅仅是芳香化合物,可以保健甚至拯救我们的身体令其健康,她还是艺术的化身,安抚我们的灵魂。这个世界上最具疗愈力的,其实就是德性之真和艺术之美,精油恰恰具备了这两股力量,愿我们都能被这两股力量加持,认识世界了解自我,幸福地生活。





更多美丽,请关注本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