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周成功瘦身53斤,我是如何做到的?美国硕士自述亲身经历

健康1602019-06-14 10:50:12

160,More  Than Health--健康,就要160

本文资料由深圳市中医院曾瑶池医生根据患者口述整理。


主人公:Jone

职业:学生党,美国硕士在读

年龄:23岁

身高:185cm

初始体重:208.6kg

目前体重:182.1kg

减去体重:26.5kg(53斤!)


我叫Jone,因为外形异于常人,生活对我来说就是一个joy。



这不能怪人,毕竟自己作出来的。 我从小就爱吃,尤其爱吃薯片炸鸡可乐等垃圾食品,这些食物热量高到爆表,所以体重也随年龄一直蹭蹭往上长。


既然喝水都胖,那我干嘛不喝可乐?


去美国上研究生以后,学习压力大,生活节奏快,基本上顿顿外卖,周末就宅在寝室。


为了全力以赴完成学业,吃就是我唯一的休闲和娱乐方式,正餐之外更是暴食各种精加工零食。



终于,我走上了人生……体重的巅峰,208.6kg!我活了23年,也胖了23年了,而且越来越胖,势不可挡。


孤身漂泊在异国他乡,陪伴我,慰藉我的,只有食物了。然而理智告诉我,继续下去,我拥有的是美食,可我失去的是人生啊!所以,我,一定要减重成功!


这次的减肥决心很大,也希望不要再反弹了,所以我选择了市中医院营养科的减重服务。


营养科的医生说:“你的体质指数高达59.4(正常范围:18.5-23.9)太高了,建议先手术治疗。”


纳尼?手术?没想到我竟沦落到如此田地。尽管营养科帮我联系了最权威的外科减重专家,然而我除了害怕就是一片空白,我还是无法接受和面对。



减重手术:用微创手术把患者的胃缩小,限制患者对食物的摄取,手术以后,患者吃一点就饱了,吃得少了,人自然就瘦了。


后来,在营养科医生帮助下,我又做了一系列检查,排除中枢性肥胖和其他继发性肥胖。还好,老天还给我留了一线希望,我是单纯性肥胖。


单纯性肥胖:没有明显内分泌、代谢病病因,主要由营养过度和体力活动减少引起的肥胖。


继发性肥胖症:由一些疾病造成的,在神经、内分泌、代谢紊乱基础上引起的肥胖。继发性肥胖症主要分为有中枢性、内分泌性、遗传性、药物性肥胖。


随后,营养科组织相关专家对我的情况进行了多学科协作讨论,外科建议手术,内科建议用减肥药……最后我选择了相对友好的减肥方法——医学营养减重,因为我怕手术,也怕停药后的反弹。


令我惊喜的是,营养科给我制定的食谱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鱼肉蛋奶加海鲜还有各种绿叶蔬菜,品种丰富吃不腻,又能让我吃个饱,甚至饿了还能加餐!



营养科老师还根据我的情况,给我推荐了几种适合的运动方式,可供选择的运动种类也很丰富。


在第四届“全民营养周”活动之际,为了和大家分享我减重8周以来的感受,总结一下在市中医营养科减重期间的饮食和运动心得吧:


全民营养周”,顾名思义,就是全国人民的营养知识学习周、营养理念传播周、营养生活方式实践周。


2015年,由中国营养学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等单位共同发起,将每年五月的第三周确立为全民营养周。


1.饮食方面:


绿叶蔬菜,低糖水果,奶,肉类,大豆制品,油脂,这些食物天天都吃,而且要保证摄入量,当然也不能吃多,任何多余的热量都会变为脂肪储存起来的。


早餐一定要吃,这是唤醒一天新陈代谢的第一餐。我以前都有便秘问题,自从开始减肥后,每天都很舒畅。


2.运动方面:


20-30分钟无氧+45-60分钟有氧+15分钟拉伸。无氧每周三次,在有氧之前做。有氧一周4-5次,中间可以间隔一天。拉伸是必要的,每次运动结束后都要做。


我以前减肥不注意运动,即使体重下降了,腰围难减,自从注意饮食配合运动后,腰围都减了10cm了,这对我而言是最大的惊喜。



3.心理方面:


心理非常重要,我作为一个硕士在读的学生,学习压力还是挺大的,而且一个人在外面也常常感到寂寞,心情烦躁的时候就不想运动,但想到不运动就减不了肥,就更郁闷了。


所以一定要保持心情愉快,我要感谢营养科老师还有我的家人无上限的配合、支持和鼓励。


4.作息方面:


应营养科老师要求,我每天早上都会向她汇报运动量、体重变化、脂肪分解和腰围变化情况。


饭点一到,营养科老师就会在微信的另一端静候我上传食谱照片,我一点都不敢怠慢。正因为这样,我在执行减重过程中,不得不积极配合营养医师的指导,慢慢规范作息时间,养成了早睡早起、按时吃饭的好习惯,最后,我成功甩掉了53斤肥肉!


这样的成功离不开营养科老师的指导和帮助,在此,感谢营养科老师们陪我挑战极限,我正朝着轻松的人生一步一步前行。


看到如此励志的故事,你是不是搓搓手,立志明天开始减肥了?


要减肥瘦身该怎么吃?

糖尿病患者是不是吃得越少越好?

肾病患者有什么忌口吗?

……

戳文末“阅读原文”可咨询曾瑶池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