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怀庆:不拘泥于民族品牌 那会拴住自己

2019-09-10 08:16:46


我们的前四大家族中有一些在前四名。

记者:去年全年的营业收入是多少?

孙怀庆:也许整个统计口径会有所不同,因为化妆品行业是一个典型的速销行业,从生产端到消费端的链条很长,每个环节的数量都不一样。

记者:在昨天的马鲁·梅辛十年战略会议上,你提到了去年整个企业在广告上投入2亿元的数字。

孙怀庆:事实上,这并不是全部的营销费用,其中20%用于促销,即你所谓的广告成本,10%是促销成本。

记者:其实营销成本是三亿元。按比例计算,去年的销售收入应该达到10亿元吗?

孙怀玲:其实,我个人不想公布这些数字。这些数据,在行业巨头面前显得很小,但小企业看起来很大,但也引起了一些无意义的争议。

记者:目前国内化妆品市场格局如何?

孙怀庆:一件产品的平均价格不到50元,国内品牌是丁嘉义,国外品牌是尼维雅。100元这个档次,国内品牌是天然厅。那么,当我们达到200元的水平,我们的丸梅肯定是一个国内品牌。那么这个等级的竞争对手是国内白草组,外资欧莱雅,奥佩利。基本上是我们四个人。

记者:市场的比例是多少?

孙怀庆:我喜欢用汽车产品做类比。对于200000元的国产汽车,基本上没有完整的国产品牌。我很高兴能作为一个中国品牌进入这个领域。但与外资相比,我们可能占欧莱雅市场的1%。

记者:从品牌历史、色调等角度来看,这个差距是否合理?

孙怀庆:我认为这是合理的。

休眠期花了六年时间才大量投资。

记者:Maru品牌从无到有,也有着10年的历史。回顾品牌的开始,什么是大的感觉?

孙怀庆:事实上,与日本的合作在一开始就给了我很多问题。也许这个好地方的开始就是与日本合作,以带来一个良好的技术背景和公式。在合作中,日本占1/4,我们占3/4。日本的思想也是非常直接的,即把原材料卖给中国市场。我的目标是日本的公式。由于日本的原材料是世界上著名的品质,这种合作使我们能够从一开始就拥有与世界同步的技术和产品。

当然,在营销模式中也有我们的选择,而不是从较高成本的部门存储模型开始,而是一种高速识别的精品模型,成本较低和更好,这也是我们产品成功的保证。

记者:其实我还有疑问,比如选择日本的原材料,比如选择创新的营销渠道。所有这些似乎都不是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东西,任何竞争对手都可以复制你的模式。

孙怀庆:十年前,没有多少人有这样的想法。你不能用你现在看到的来比较10年前的环境。一旦情况不同,你的成本如何才能与我竞争?

记者:例如,问一位发言人,这种举动是不是新鲜?

孙怀庆:马鲁在成立七年后,什么时候开始要求广告代言。经过六年的休眠,在我开始投资之前,我彻底地了解了市场需要什么,而不是盲目地选择。

那些质疑我的人都失败了。

记者:回首10年前,当你看这些外国品牌的时候,是不是和现在的这些新进入者一样?

孙怀庆:这么说吧,现在奥佩利才刚开始,代替了于熙。欧莱雅刚到,现在还处于亏损时期。当时,中国的强势品牌被称为雅捷、雅佳和雅娜,价格都在50元以下。欧莱雅也以75元的价格售出,而奥佩利的售价仅为100元。当时的行业情况与今天完全不同。

记者:当时国内品牌集中在50元以下,但你选择走中高档路线,风险很大吗?

孙怀清:当时,某行业企业的营销总监,听了我的创业思维,批准了一句话,毫无疑问他会死。但现在我还活着,他的品牌就结束了。

他认为我想用日本的原材料,日本的质量等等来达到高质量和高价格,这在中国是不可行的。

记者:您是否同意您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更高的消费机会?

孙怀庆:我同意。为了做一个大项目,没有看到这种趋势是很可怕的。

记者:你看到这个趋势了吗?或者你够幸运了?

孙怀庆:我认为化妆品有两个特点。这是一种了解礼仪和礼仪的产品,只在一定的物质水平上刺激消费。如果你确定中国的经济发展,那么你就会知道这个行业的发展趋势。第二,中国化妆品寡头经济尚未形成,这一过程将在下一个5/10年度会议上完成。现在没有人敢说垄断,只说。

我不会放弃这个行业。

记者:化妆品厂也在做工厂,像现在很多工厂老板一样,大家都选择更快、更有吸引力的房地产或金融,为什么还在做化妆品?

孙怀清:这不是没有诱惑的过程。人们常说,你投资一笔钱,我会管好其他环节,做这个房地产项目,投资3亿元,赚10亿元。天上真的有馅饼掉下来吗?如果我从无到有地照顾建筑的发展,我就会成为一名学生,不仅缺乏经验,而且推迟了主要的职业生涯。而我在化妆品行业,一切都知道,一切熟悉,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我不认为我会放弃这个行业。

记者:现在中国化妆品的竞争是什么阶段?

孙怀庆:高竞争阶段是品牌建设和传播,产品研发和创新。我们的国产品牌还没有达到这个地步。

记者:产品研发与国外品牌的差异是多少?

孙怀庆:差距比较大。

记者:这就是为什么你设立一个技术中心?

孙怀庆:也许它让我现在使用别人的专利,与国外品牌没有太大的差距,但是如果我想发明一个专利,这个差距就会很大。但我在日本工作了10年,不是素食主义者,400多项专利,我只使用了14项。此外,我们是原材料的主要客户,而且购买权可以给我们一个更新的专利配方。

举个例子,我就像一家航空公司为了赚钱租了一架飞机,但我想买我自己的飞机,然后在未来建造我自己的飞机。

我们不做民族品牌。

记者:你提到了一个话题:Maru是全国品牌吗?

孙怀庆:有品牌在玩中国理念,中国品牌,很好,这段时间很受欢迎,但我认为这将是该企业未来发展的瓶颈。中国制造现在很有名,但是中国品牌可能没有更好的认知度。Maru将使用多种技术结合起来打造自己的品牌,将不局限于民族品牌的概念,而是捆绑自己的腿。

记者:您与交通银行的战略合作是否意味着您开辟了融资渠道?

孙怀庆:我们要做跨国并购,不仅需要资金,还需要在国外使用,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

记者:跨国并购是技术升级的捷径吗?

孙怀庆:能够迅速把所有的技术都带来。

不要考虑被外国投资者收购

记者:Maru考虑过进入资本市场吗?

孙怀清:还在想。说实话,现在没有紧急融资的必要。资本市场不过是几个目的而已。老板做不到,想辞职。第二是获得更多的钱,并想做大。而我不想退出,第二,目前企业发展所需的资金不多。

记者:许多国内化妆品品牌正走在被国外品牌收购的道路上,你会考虑这个结果吗?

孙怀清:我可能不想。企业家对企业有着深厚的感情。

记者:对你有什么价值?

孙怀清:品牌。当然,我更喜欢的是品牌团队,团队更好,可以带来很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