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媒体人眼中的日本: 东京清冷色彩和够用就好哲学壹读精选

壹读2020-12-15 09:09:35

图片来自网络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选自桃红梨白微信公众号(微信号:geyiran666)

本文已取得授权


文|风举荷


离开日本前一天,日方给我们每人发了张问卷调查表。第一个问题是:经过一周访问考察,你看到的日本和曾了解的日本,有什么不一样?我的回答是:日本人比我想象的更严谨;日本人比我想象的更文明。


我所见到的日本人

东京的成田机场真让人失望。这可是大部分外国人进入日本的门户,却简朴的像我们一个省级机场。在关口等待入境,排在我们前面一个团,是来自台湾的旅行团。突然大厅地板微微震动,我大惊:刚踏入日本就遇上地震?!前面那对台湾母子掩口笑:是飞机降落啦。大陆很少有地震吧,在日本地震很正常,你不要紧张。


一出关,就看见有人举着“平成24年中日媒体交流团”的横幅,见我脖子上挂着铭牌,一路微笑鞠着躬把我引到聚集地。找到组织,把行李暂时丢给队友,直冲对面洗手间。真心吓一跳。镜子前,刷牙的刷牙,梳头的梳头,但见几位日本老太太,正聚精会神的化着浓妆。后来几天日本之行发现,日本女性的确非常注重妆容,但一般都是淡妆,唯独日本老年女性,喜欢用浓烈的彩妆。不过雪白银发配烈焰红唇,倒有另种雍容美。


来接我们的黄色旅游大巴,轮毂锃亮,黑色橡胶轮胎上竟一点点泥点都没有。我们纷纷议论,难道这次派来的都是新车?大家排队放行李,发现司机已跪在行李箱中,一件一件帮助我们把行李堆放整齐。坐上大巴,从内部陈设能看出,这并不是辆新车,但非常干净舒适。后来几天发现,日本人用东西很仔细,即使用过无数次的同声翻译耳机,每次导游收回后,都会重新消毒、分开包装,再次分发到手中,又像一台新机器。


此次我们的青年媒体访问团,每个分团都配有一名日中友好会馆工作人员、一名翻译,还有一名旅行社的工作人员。


我们团日中友好会馆方的陪同人员是饭岛先生,应该有六十岁了。日本是老龄化严重的国家,各行各业都可看到白发苍苍的工作者,特别是饭店服务生,大多是五六十岁的老先生,出租车司机,也多以中老年男性为主。像饭岛先生这样,尚能称得上年富力强。


翻译叫久美小姐,应该也有四十多岁。她大学时念的是中文系,平日工作,除了帮这种政府团或商务团做翻译外,就是在家中做一些翻译工作。她大学毕业后,也曾从事过别的全职工作。但在日本,女性一旦决定生孩子,都会辞职,因为公司里没有产假一说。虽然现在日本人口呈负增长,但一般决定要孩子的家庭都会有两个孩子,而妈妈们,则要等到孩子上高中或大学后,才会重新出来找工作。所以在日本,最常看到的女性工作人员,不是年轻女性,就是已步入中老年的女性。


导游是个胖胖的年轻女孩,叫冈本。在日本这么多天,每次我们上车,她一定都已站在车门前等候我们;吃过那么多餐饭,她也一直站在旁边做服务工作,从未和我们共进过餐。敬业精神让人尊敬!



“冷清”的日本街头

到达东京的那天是周日,因为离晚宴还有几个小时,主办方组织我们去参观皇居二重桥。


皇居就是日本天皇居住的地方,二重桥,则是皇居外围的一座石桥。


东京人口密度之高,世界闻名。来日前,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先生给我们做了一场讲座,他说,东京的建筑都是地上很多层地下很多层,如果全东京人全都出来,马路根本站不下。所以在我概念中,东京的街头怎么也得像上海那样热闹吧。可是,开往皇居那一路,我们坐在大巴上,居然见不到什么人!要知道,皇居可是在东京市中心啊!


久美小姐解释,可能因为是周末,大家都窝在家里。东京是国际化大都市,地价高昂,一般只有年轻一族会在市区租住狭小公寓。成家后,大多数人都会搬到周边卫星城生活,那里才能买带车库的房子,也才可以养宠物。日本法律规定,购车后必须持车库证明才能申请到车牌,在寸土寸金的日本,一个车库的费用相当可观,所以想买车一般只能搬到郊外。


日本人难道不逛街?在东京、仙台、大阪……这样的城市,无论多大的商场,晚上8点一定歇业,只有药妆店会坚持到晚上10点。反倒是郊区一些大型购物中心,关张会稍迟。所以日本人的夜生活,大多是在居酒屋或咖啡厅、西餐厅里度过。苦煞我们这些白天开会晚上想逛街的购物狂,一点也没法为拉动日本经济做贡献!


来到日本第二天,我们去参观朝日新闻社,正赶上上班时间。司机抱歉说,可能会有点堵。但那种拥堵程度,和合肥的上班高峰都不可比。日本土地资源稀缺,即使在东京,也很难看到宽阔马路,大多都是四车道,但在日本一周,我从未听过汽车鸣笛声,也没在路面见到一个交通警察,后面一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东京街头最“冷清”的是色彩。无论是建筑的色彩,还是人的色彩,基本都是冷色调。之前看过很多日本潮流杂志,真以为日本满大街都是草间弥生那样的怪婆婆。带了几件颜色鲜艳的衣服,一踏入东京地界立刻觉得失策!涩谷街头也有不少潮人,不过大多通过发型、帽子、袜子等元素来彰显个性,而色彩上,最常见的就是黑、白、灰、米……我真的没在一个日本人的鞋子上看到镶钻和亮片。现在也开始严重怀疑淘宝上大卖的那些出口日本的原单伞,因为在日本街头,男士一般都打黑色长柄公务伞,女生则多用透明长柄伞,偶尔看到一些灰色、米色的伞,也无花边、无图案。所以,当我们一水的天堂伞摇曳在大阪城的阳光下,那种感觉,你懂的……


“够用就好”的哲学

坐在北京飞往东京的航班上,日航发的一张餐巾纸,给我上了第一课。


那是张用回收茶叶末做成的餐巾纸,淡淡的绿色,泛着绿茶香气。我和同座感叹,他淡定的答我:制一张这样的纸,比制一张原浆纸,成本肯定贵多了。在日本,所有的卫生纸都是单层的,包装纸上都写着:绝对回收材料制。想想在国内,我一进超市,肯定直奔“原浆纸”。


在松岛住的温泉宾馆,是传统的日式榻榻米结构。进入洗手间,一按动马桶的冲水阀,上面有个龙头会自从冲水下来供人洗手,洗过手的水又流入水箱供冲厕。


这么多天,参观任何一家政府或报社,发给我们的胸牌,所以资料都印在薄薄一张纸片上,放入塑料名片袋中。参观完,胸牌一定要回收,因为塑料名片袋可以反复使用。


如果你见过日本的停车位,一定会后悔当年没把倒车移库学好。车子像是一辆挨着一辆停的,位置小到什么程度呢……我严重怀疑,很多人停好车后,是从天窗爬出来的。


刚去日本那几天,几乎天天吃不饱。在高档的中国餐厅参加欢迎晚宴,口味先不说,不把眼前的盘子舔干净,服务生硬不会给你上第二道菜。去吃日式火锅,六人一桌,一盘肉,一盘蔬菜,剩下的,只能涮涮乌冬面……


在东京,我们下榻的酒店非常漂亮,看上去也价格不菲。但如此高端的酒店,床也只有1.2米宽。在仙台下榻的酒店就更狭小了,浴缸像是为儿童特地设计的,我们只好晚上都挤到了一楼的大浴场泡澡。


在日本扔垃圾,那更是一项行为艺术。在日本街头基本找不到垃圾箱。要扔一只空矿泉水瓶,瓶体要在一个回收箱,瓶盖属于另一个,瓶上的纸质包装贴是另一堆的。在日本这么多天,我们也习惯了把垃圾带回酒店,由酒店的服务员再分类处理。


我说这么多,一点抱怨的意思都没有,而是深深为这种“够用就好”的生活方式打动。在这个各项资源都比较匮乏的国度,我见到了人类是如何珍惜资源、最大限度循环利用资源的。其实对任何国家来说,地球都只有一个。如果都能像日本那样环保节约,相信环境会更好。


浮光掠影几座城

在日本8天,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参加各种论坛、开展媒体交流、参观灾区……不过也停留了东京、仙台、名取、松岛、大阪、神户等几座城市,对这些城市有了初步印象。


东京是日本的首都。这座城市跟我的总体感觉是严谨。回想东京,印象最深的,是街头背着硕大公文包脚步匆匆的上班族。无论在日本国会议事厅,还是在夜晚的涩谷街头,一切运转都像一台精密仪器,高速、严谨。


此行我最爱的城市是仙台。是的,就是鲁迅先生就读医学院的那座城市。仙台是日本东北的地区的政治经济中心,这是一座森林之城,离海也不远,气候非常的好。那里的生活节奏明显比东京慢很多,一大早就能在街头看到很多晨跑的人。我在仙台逛进观一家正宗的和服制作工坊,价格奇贵。仙台的生活节奏明显比东京慢很多,漫步在街头,很容易联想到电影《恋空》中的一些镜头,清淡而高远。


距仙台约30公里的松岛湾,是日本三大美景之一。湾内有无数小岛,岛上生长着很多松树,得此名。此次海啸中,这一地区也遭受很大冲击,但因为那几百座小岛极大缓冲了海啸,这里才免受灭顶之灾。松岛的海很蓝,海面上有种叫“海猫”的海鸥,会追随着开动的游轮一直飞,只为向游客讨一些吃食。松岛温泉资源也很丰富,是值得一去的旅游地。


仙台、松岛、名取,都属于宫城县。其实这次日本之行,宫城县的行程给我心灵震撼最大,因为这里是3.11海啸的重灾区。当我看到松岛受灾后大家清理淤泥的照片,当我站在名取市一望无际的废墟堆中,当我看到浸泡在海水中的仙台机场的画面……眼泪真是止不住往下流。自然是神秘且令人畏惧的,面对天灾,人类应该团结互助,无国界。


最后几日的行程集中在关西地区。我们的翻译久美小姐是就是关西人。关西最大的城市是大阪,相当于中国的上海,是日本的经济中心。很多人来日本旅行,大阪都是购物重地。我们没有购物行程,不过坐在大巴上,在大阪繁华街头,的确看到很多一线奢侈品牌都开有硕大的旗舰店,日本人爱奢侈品果然不假。


神户离大阪不远,是日本最早开放的港口城市,被成为日本的“西海正门”。大多人知道神户,都和“牛肉”联系在一起,这也是因为神户的欧美人多,而他们喜欢吃牛肉。这座海冰城市非常美,靠山面海,市内很多建筑还充满异域风情,值得一游。神户有世界最长的吊桥——明石海峡大桥,也有世界上第一座人工岛——港岛人工岛。还有一座六甲山,是很多日本徒步者的最爱。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大阪和神户之间的一座小城——西宫市。那里出过一个最有名的人是村上春树。西宫市应该是座卫星城,房子都坐落在山坡上。在日本,有钱人住山里,平民靠海住。可见村上春树家境不错。他15岁入兵库县神户高级中学就读,是地地道道的关西人。到了神户,我一下就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爵士乐,为什么作品取名《挪威的森林》、《且听风吟》、《海边的卡夫卡》,为什么那样喜欢跑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些就是神户人的生活方式,毫不做作!


更多内容请关注桃红梨白(微信号:geyiran666)微信公众账号。桃红李白,我们一起支持原创。


该篇文章的原文阅读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壹读精选”,每天为你精选两篇轻幽默、有见地的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