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彩妆巨头,毛戈平也IPO

相兑投资2021-02-21 11:32:08


一提到彩妆,大家能想到的不外乎香奈儿、迪奥等国际大牌。不过,你们一定不知道,在国际彩妆排行榜上,硬生生挤进了一个中国品牌。


他就是,毛戈平,一个用人名命名的化妆品牌。


他,是中国化妆界的泰斗人物,曾经用出神入化的化妆手法,把40岁的刘晓庆化成了10几岁的“武则天”。


有了金刚钻,迟早要揽瓷器活!


他,借着享誉国内的超级IP,开始创办化妆培训机构,后来又开始卖化妆品,如今已经做到了3亿营收、80%的毛利,5000万净利。


如果毛戈平能够成功IPO,那无疑会成为“国内高端彩妆第一股”。


尽管IPO审核加速,但IPO审核焦点未发生改变,对于毛戈平,投资机构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包括:


1)你搞化妆培训, 培训机构性质属于非营利性还是营利性?

2)你清理了682个劳动派遣员工,劳动派遣员工占比降为0%,有没有违规?

3)你全是靠外协加工生产产品,产品质量咋保证?

1

毛戈平:用超级个人IP

做成中国第一彩妆品牌


毛戈平,一个爱给人化妆的温州籍男子,依靠出神入化的化妆技能,圈粉无数,打造了一个化妆界的超级IP。


他在国内化妆界有着“魔术化妆师”的称号。2015年,以他自己命名的彩妆品牌“MGPIN”跻身国际高端彩妆品牌排名第11位,成为唯一一位上榜的中国化妆品品牌。




2

最高87%的毛利率

秒杀同行


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毛戈平实现营收2.6亿、3亿、3.3亿和1.95亿,2015年和2016年的营收增速为14.94%、6.95%两大化妆品销售收入最高,化妆培训业务收入仅占比12%左右。






3

化妆行业国际巨头垄断

职业培训教育规模9000亿


毛戈平的主营业务分为化妆品销售业务和化妆培训业务,分处彩妆行业和培训行业。


彩妆行业——


2015年,中国彩妆市场规模有251.01亿,年复合增长率为11.44%。预计未来5年将继续维持10.85%的年复合增长率,市场规模将达到420.16亿。


2015年,我国人均彩妆消费仅18.26元,同期日本、韩国的人均消费额分别为45.22美元及37.27美元,美国为44.74美元。


可见,中国彩妆市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中国的姑娘们还要加油啊!


然而,在中国彩妆市场,尤其是高端彩妆市场,长期被国际品牌垄断,如香奈儿、LV、雅诗兰黛、欧莱雅等,品牌也主要来自美国、法国和日本。 


令人惊喜的是,2015年,毛戈平杀入了国际巨头的化妆舞池,位列行业第11位。



培训行业——


毛戈平所处的化妆技能培训,属于非学历个人职业教育的一种。


2015 年,我国职业非学历技能培训的市场规模为 3,106 亿元,同比增长 16.4%,预计到 2020 年,我国职业非学历技能培训的市场规模将达到 9,859 亿元。



在这千亿规模的市场中,化妆技能培训的参与机构众多,行业竞争呈现区域性、碎片化的态势,行业集中度较低。


目前,有规模、有名气的化妆培训行业竞争对手,主要是东田造型、北京吉米。


东田造型化妆培训学校——是由中国化妆师李东田先生创办的,专业从事化妆师培训、形象设计、目前,在北京和成都设有培训学校。


北京吉米化妆学校——是由中国化妆师吉米先生创建,致力于培养服务于影楼、舞台、影视制作及婚庆等方面的化妆造型师、形象设计师、发型设计师等。


综上,无论是化妆品,还是培训机构,这两者均具有“可快速复制”的资本偏好特征。而毛戈平凭借个人IP及影响力,既能免费宣传,又建立了行业品牌壁垒。


不过,这种“我为自己代言”的商业模式,名人自身的道德风险才要注意防范。




4


问题一

培训机构性质咋不清晰?


近日,毛戈平IPO材料已预披露更新。我们通过梳理,梳理三个监管关注的重点:培训机构的性质、劳务派遣的清理、外协加工的质量把控等。先来看第一点:开办培训机构,性质属于非营利性还是营利性?


毛戈平将培训机构的开办主体资质,划分为两类:学校和子/分公司。其中,学校是非营利性质的,子/分公司为营利性质的。


如何区分培训机构的性质,毛戈平的判断依据比较奇葩,他是按照课程时间长短来判断的。


比如,课程时间在2.5个月以内的,就以【学校】为主体开办,认定为非营利性质;课程时间超过2.5月的,就以【子/分公司】为主体开办,认定为营利性质。


那么,这个意思就是——课程时间越长,获得的培训收入也就越多,认定为营利性质,就可以纳入报表;而那些课程短的,收入不多,就干脆不纳入报表了。


这么一搞,监管层不开心了,就发问,你这挑肥拣瘦的毛病,合不合规?


既然监管关注了,毛戈平只好作出整改:对于有短期培训业务的机构,我们全部停止招生。只要地区政策对于设立营利性培训机构没有限制的话,我们就开办“公司”,否则就开办“学校”。



此外,学校类培训机构虽然不纳入报表范围,但始终也是关联方,监管层对此发问,是否存在关联交易。


毛戈平表示,跟学校类培训机构确实有关联交易,但金额只有十几万,不影响生产经营。不过,他还表示,根据新出台的《民促法》规定,可以自主选择成立营利性或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因此未来会将培训学校全都变更为营利性质的,到时候,这些事情都不算啥事。 



5


问题二

劳动派遣清理的咋这么狠?


2014年末-2015年末,毛戈平劳务派遣员工人数分别为597人、682 人。但截至2016年末,公司已无劳务派遣员工。


一年时间,682个劳务派遣人员,被清理的这么干净彻底?


监管层要求补充披露,劳务派遣人员跟其他员工的岗位、薪酬总额和平均薪酬情况,说明是否有差异,以及说明是否存在利用劳务派遣压缩薪酬费用的情况,以及是否都缴纳了五险一金。


毛戈平是这么解释的:根据《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劳务派遣人数不得超过用工总量的10%,如有违规情形,需要在2016年3月1日前,调整至10%以下。



所以,劳务派遣清理是有依据的,不算乱来,更没有压缩薪酬费用的目的。


关于劳务派遣员工的待遇,一直以来都是跟其他正式员工同工同酬,但是,从平均工资水平的差异水平上看,2014-2015年,劳务派遣员工和正式员工的工资差异率,都在20%以上,甚至最高可达84%。



对此,毛戈平说,劳务派遣岗位都是百货专柜的销售员,工资水平都是“基本工资+薪酬工资”,所以会有产生差异。


但是,一次性把劳务派遣员工全都清理掉,这劲有点猛啊!



6

问题三

全靠外协加工,产品安全问题咋保证?


毛戈平的生产方式全靠外协加工


而外协加工的总产品成本,包括三部分:委外加工(直接材料+加工费+消费税)、外协定制和外购产品。


其中,委外加工是由毛戈平自己购买原材料,外协加工厂加工;外协定制和外购产品则是全部由外协厂商负责采购和生产。


从产品的成本构成上看,毛戈平的高端产品58%都是自己采购原料,外协厂商提供辅料并加工(低端产品是50%)。也就是说,在质量的把控上,高端产品比低端产品略显安全。


但化妆品作为抹在脸上的东西,具有一定的医疗属性,其产品安全问题是监管关注的重点。对此,毛戈平表示已经做了风险防范,主要从5个方面做好“问责”准备:


1)谁采购原材料,谁对质量负责,不间断抽检;

2)外协生产,派质控人员入驻跟踪;

3)抽样检测后验收,并委托第三方机构检测;

4)若运输中出现包装破损等问题,需要重新包装或直接报损;

5)妥善处理消费者索赔问题,协商处理责任分担。


文章来源并购优塾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