潲水油变合格调和油暴利百倍 检测标准待完善

2019-08-13 20:18:55

就像人们对地沟油大喊大叫一样,另一个问题油-猪油-浮出水面。最近在重庆九龙坡区发生的“水洗油”事件显示,非法商户将“猪油”饲料提炼成食用油,除脏外,还面临与“地沟油”同样的检测问题,其中许多可达到或接近食用油的相关检测标准。

把猪油变成食用油可以“合格”吗?

猪油是从厨房垃圾中提取出来的,俗称“猪油”。不久前,重庆市九龙坡警区联合行政执法部门摧毁了重庆、四川、云南、河南、湖南和贵州的一条“水洗油”产销链,产量足以危害2600多个家庭全年。

记者发现,这种油从猪圈到餐桌,只有通过收集、粗加工、中转、精炼、销售五个环节。

以非法商人曹献河为例。自2009年以来,他一直在经营“水洗油”,从重庆大学城等地的食堂收集大量的水,并在重庆沙坪坝区和九龙坡区开设地下“水洗油”作坊。收银员说,在车间做饭后,重的残渣会沉到底部,锅里的油会被提取出来,变成“脏油”卖到下一家。

过境环节由商人徐克代表。自2005年起,他从重庆等地购买了“猪油”,并将其出售给其他省份以牟利。

炼制过程一般在专业炼油厂,如重庆永川`关南风朔油脂加工厂‘,利用专用设备对原油进行多道次工艺处理,生产出“水油”成品,销往当地一些粮油和食品公司。粮食和食品公司以“混合油”的名义向农业市场出售。

“猪油”的危害有多大?记者了解到,仅曹贤和就提炼了120多吨“猪油”,可制成80吨左右的猪油。

出乎意料的是,这种猪油在某种意义上是“合格的”油。收银员告诉记者,“沟油”、“猪油”也面临着艰难的检测问题。目前,食用油的检测标准主要包括酸价、过氧化物值、溶剂残留量等,水洗油可达到或接近这一标准。

在车间脏兮兮的餐桌上,很难说出真相或谎言。

“猪油”是否合格“卫生”?“猪油”生产现场附近的居民说:“我知道这是脏的,但你从来没有觉得它这么脏!\r\r\r\r\r\r\n""

记者看到,车间被改造成一个废弃的猪场,占地近十平方米,专门堆满了炼油、五颜六色、明显腐败发霉的残余物。记者在九龙坡区的一个生产现场看到,九龙坡区警方清理出一个“污水和原油”生产地,改造成废弃的养猪场,建造了一个面积近十平方米的大型水泥池。它特别装满了用于炼油的剩菜。旁边是一个直径约两米的大锅,上面沾满了污物,专门用来煮“猪粪”。污水流过现场,酸味刺鼻。

附近的村民说,黑巢后的臭气很严重,每个人都经常被熏得难以忍受,苍蝇和昆虫在家里成灾。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名村民拿出一张20厘米正方形的捕蝇纸,不到半小时后,一层苍蝇卡在黑色的压力下。

为什么以这种方式生产的石油可以“合格”呢?九龙坡区收银员说,违法企业可以自行检测酸价、过氧化物值、溶剂残留物等指标,通过脱胶、脱色、除臭等工序美化产品的气味和味道,很难区分正反两面。例如,永川区一家拥有300多桶、10个精炼罐和锅炉的非法炼油厂已受到调查和处理,在一些指标中,“水洗油”接近“标准”。

警方说,在惩罚的基础上,没有明确规定“猪油”是有毒有害食品。定罪时,必须确定“足以造成严重的食物中毒事故或其他严重的食品传播疾病”或“有毒有害”。但是,相关评估部门只能定量地识别“猪油”的一些具体指标,难以识别为“有毒有害”,难以对违法业务进行严厉处罚。

100倍暴利造成的油污检测标准亟待提高。

非法商人制造“脏油”的原因是,它高达暴利率的100倍。

案件表明,从食堂和餐馆回收猪油的价格很低,有时只是象征性地给钱,提炼“猪油”的价格可以卖到每吨3000元左右。扣除燃料、场地、人工成本后,暴利可达100倍。购买“脏油”后,中间商将以5000元一餐左右的价格出售,每吨再赚12到2元。

较低的炼油厂也有很多利润空间。实例表明,炼油厂每购买一吨“原料油”,可精炼约0.7-0.8吨的成品“猪油”,价格可达8000元/吨。农贸市场成批“食用油”后,零售价格可达1万元/吨。

巨大的利益驱动,使“脏水”回收的正规渠道受阻。收银员告诉记者,猪圈应该被回收,甚至精炼也应该被用于工业目的。但在一些餐馆里,餐厅经理为了获得一些好处,往往把“脏水”卖给非法摊贩。在非法企业提炼“猪油”之后,饲养牲畜显然是不符合成本效益的。如果卖给工业用,每吨只卖45000元,远低于食用油的价格。因此,“给人吃比给猪吃好。”

重庆社科院法学院教授丁新正说,对违法犯罪利益的诱惑越大,就越应该依法给予足够的威慑和严厉的惩罚,否则就很难切断毒液的根源。目前,对猪油的具体危害还缺乏明确的阐述,迫切需要组织专家进行深入的研究。食用油的检测标准也应尽快提高。

为了防止猪油回到餐桌上,我们还应该从收集和处理厨房垃圾开始。目前,九龙坡区正在探索厨房垃圾的“约定收集和运输管理系统”,签订回收厨房企业垃圾的合同,用专用车辆运输,统一中转,以切断“水洗油”的来源。